文达网校

美国疫情真实情况 经济还是人命?

时间:2020-03-26 15:47:46 出处:文达网校

  今天是各种不幸消息接踵而至的日子。

  东京奥运会确认推迟到2021年

  哈佛大学校长发信确认感染新冠肺炎,而且对感染路径无从所知

  印度宣布国性“封城”

  今天的纽约,是原地爆炸的一天。新闻用astronomical amounts来形容确诊人数超过25,000例,数字攀升的速度是skyrocket,纽约正在迎接a deluge of patients。全美今日已经攀升至52,125例,死亡病例675例。今天的美股,是原地暴涨的一天。S&P 500 涨幅9.38%,道琼斯指数涨幅11.37%。Nasdaq上涨8.12%。这就是传说中的过车喽。不知道股市里是有人少损失了一些,还是有人又血赚了一笔。贪婪的华尔街,挣钱的时候,人人恨他,暴跌的时候,人人又都要救他。

  纽约州州长开新闻发布会。背后是堆积整齐的口罩和各种其他物资。猛一点进去,我还以为这是李佳琦在直播带货。今天州长的主题依然是:我们缺!呼吸机,缺30000台,我们需要federal help!

  大家近期对于川普迟迟不使用Defense Production Act感到疑惑。这项名为《国防生产法》的法案,于1950年通过。这项法案给了总统一些极其“牛B”的权利。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权利是:...it authorizes the President to require businesses to sign contracts or fulfill orders deemed necessary for national defense. It also allows the president to designate materials to be prohibited from hoarding or price-gouging...

  它授权总统可以要求私营企业签订被认为对国防必要的生产订单,也允许总统防止某些原材料发生囤货和哄抬物价。但是川普并没有完全利用这项法案让大家很气愤。

  Cuomo今早又反驳:商人们,商家们,过来跟你总统说我们愿意,这是好的。志愿的精神值得赞美。但是纽约今天不能再等了,我们不是让他们五周之后送来呼吸机,而是现在。所以,总统你必须跟他们签订正式的合同!

  川普下午在接受fox news采访时,又回呛Cuomo。不知道Trump从哪里挖出来的旧闻,在2016年时,Cuomo拒绝用州政府资金购买呼吸机以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流行病。言下之意是,你当年没准备好欠的旧债,现在别TM找我还。我给你纽约建临时医院,又搞这搞那资源,你是眼瞎吗看不见?

  一来一回的争吵,一回一来的辩驳,两个人都在隔空喊话,宝贵的时间仍然在不停流失......对了,那个之前憋笑的Fauci博士,这两天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人们猜测,是不是因为总拆川普的台被川普拿下了,但是川普今天回应公众的质疑说,我和Fauci关系很好,他只是去做更重要的事情了,不能天天的在新闻发布会出现吧。反正川普嘴上跟谁都关系可好了,和我们那谁不也是好友么。

  管理措是否太严?这两日,美国国内一部分人开始反思我们的管制措施是否过于严苛,把我们的经济围堵得“水泄不通”?的确,这样的大范围限制出行自由,在西方国家人们的记忆中几乎是没有的。下面这张图总结了现在美国施行stay-at-home禁令的州。可以看出在东西部人口密集的发达地区,人们都被要求呆在家里,杜绝nonessential travel。可这个禁令形容虚设,全靠人们自觉,没有任何强制措施来惩罚在外面乱逛的人。

  可以想像,美国版图上这些经济发达的地区,西部沿海,东部沿海,五大湖区,都处于冬眠状态,这对经济活动得是多大的打击。

{nextpage}

  美国的媒体正在认真分析韩国、日本、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地的抗“疫“方案,希望抄一份在经济和抗疫中取得平衡的作业。但这些国家有一个动作,是美国已然无法完成的,那就是:早行动!川普在昨日的briefing中,先行释放了一些信号,他说:“We cannot let the cure be worse than the problem itself!”我们不能让解决方案比问题本身更糟糕。言下之意是,如果再这样stay-at-home下去,可能会有更多的社会问题发生。

  川普的考虑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一些人可能说,还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但是我们无法用自己在中国国内的经验和体验去预测美国这个社会。换句话说,川普可能在思量,如果这样下去,是否在美国这个社会,因管制而导致的死亡比病毒本身的死亡更加可怕呢?

  比如,白人似乎比我们更容易患上心理疾病(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不重视心理疾病的发现和干预),所以美国的父母、学校对学生的心理健康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在CMU,如果你患有心理疾病,期末考试是可以特殊照顾的,比如延长时间等。没有人觉得这不公平,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理应得到特殊的关照。在一次系里的内部会议上,我隐约记得教授们提到了一个数据,每年向教员提交因各种心理问题而导致的考试关照申请,占到15%左右。

  疫情下,很多心理咨询只能被迫取消或转到线上。而心理咨询并不是开个zoom扯扯闲篇,转到线上,效果自然不好。所以长期这样下去,是否会导致更多的人因心理问题自杀呢?再比如,失业率飙升会导致社会不稳定因素飙升。当穷人们无法合法地活下去,已经失去了他们最后的尊严,他们拿起枪去抢去偷,并不是没有可能。这些都是非常紧迫的问题,而在正在becoming a real situation。航空公司等行业已经成为重灾区。昨天Tiktok,一位机场地勤小哥的女朋友给小哥录了一段登机提醒广播爆红,他说:

  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欢迎您乘坐达美航空开往纽约的航班。我是Seth,今天航班的执勤,今天我来照顾大家。今天,没有人登机去纽约。我说这段广播纯属于自娱自乐(out of self entertainment)。

  空空如也的候机厅,字正腔圆的广播范儿。幽默中透着心酸,乐观中满眼失落。连抗击疫情最为坚决的纽约州州长,都明确指出,我们必须想办法尽快恢复经济活动。我们能否可以让年轻的人们先行恢复上班?或者让那些已经得病了,产生免疫的人先去上班?实操上,这两个想法我觉得都不太可行。但是,这一连串的发问,写满了政客们的求生欲。但Cuomo的底线依然很明确:Job one has to be save the lives.不知是否受到了trump意欲恢复经济的决心的鼓舞,抑或是市场对于参议院两党通过救助法案抱有一丝希望(a glimmer of hope)。反正今天美股是涨得真好。

  总之,经济复苏的漫漫长路,交给政府了!宽容地给我们的政府一些时间吧,在经济复苏这件事情上,我们和政府的利益是空前一致的。

{nextpage}

  世界经济共同体美国的经济再强盛,也仅是世界经济版图的一块。世界上比美国经济更脆弱的地方发生着什么,也许那些地方甚至破败到没有媒体作为公共资源为他们发声。我想为你翻译一段纽约时报笔下,那些在世界各个角落正在逐渐失去笑容的小人物。

  In New Delhi, a fruit vendor whose sales have dropped by half now dilutes the milk she serves to her five children. 在新德里,一个水果商贩,生意少了大半,开始给她五个孩子喂的奶里掺水。

  In central Turkey, a company that runs hot air balloon rides for tourists has banished its 49 employees to indefinite leave while cutting their wages by half.在土耳其(中东),一个经营热气球观光的公司无限期休假了49名员工,工资砍半。

  In Manila, a bartender for an international cruise line finds himself marooned at home, wondering if his savings will last until his ship returns to sea.在马尼拉(东南亚),在一艘国际游轮上工作的酒保,在家里独自在家,思考者他的存款能否持续到他的船回到大海的怀抱。

  In Johannesburg, a mother who makes her living braiding hair goes home empty-handed.在约翰内斯堡(南非),一位靠编辫子养家糊口的母亲两手空空回到家中。

  And in Buenos Aires, a cabdriver prowls deserted streets for fares, fearful that he will contract the coronavirus, yet more afraid of losing his taxi to repossession.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拉丁美洲),一位出租司机游荡在空空如也的大街上,害怕染上病毒,但更害怕自己的出租车被重新分配给他人。

  能叫上名来的世界上的城市,可能受到的影响都比较大的。他们太依赖这个名气养活自己。但此刻的我们已没有力气去这些久负盛名的地方“久仰大名”了。我们都容易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高呼“人命关天”,谴责这时候还想着“挣钱”的人。可如果对一些来说来说,钱就是命呢?

  今早收到了系里Kanya教授的邮件。响应我们校长对于相互关爱的号召,Kanya教授说这个时候我们作为老师除了授课之外,还要给学生们更多的精神关怀。其中特别提到了现在美国国内对于亚裔和中国人种族歧视的担忧

  .....currently, we are seeing a rise in anti-Asian (especially anti-Chinese) sentiments and actions due to an association that has been made between them and the Coronavirus by irresponsible individuals in very high places, which have been fueled by ignorance and hate (this is especially significant due to our campus population and colleagues). Additionally, we've already seen the impact of anti-immigrant rhetoric at the border and elsewhere. For me, this brought to mind how our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initiatives help us remember what elements of social communication can either hurt or help maintain the civility we must all practice and promote......

  感恩有这样的教授,仍能混乱的时刻想着学生。他们和川普一样都是美国人。你可以对川普有意见,谩骂、诅咒都可以,但我们不该泛化到整个美国。在美国,谁都别想代表谁。

  各位备战托福的同学,欢迎加入文达网校托福备考QQ群(113130831),我们将在群内定期分享考试最新动态及文达网校独家备考资料,期待你的加入哦!


    猜你喜欢